• --


    --

  • 国企指数

    --


    --

  • --


    --

  • 恒生指数

    --


    --

  • 道琼斯

    --


    --

  • 纳斯达克

    --


    --

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重点 > 正文
QFII、RQFII汇出限制取消 资本市场双向流动再扩大
发布时间: 2018-06-13 08:4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金融市场相关人士认为,实际影响可能有限。虽然《规定》取消了QFII每月资金汇出限制和本金锁定期要求等附加条件,但最核心的内容,即宏观额度管理仍然存在。

6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外汇管理规定》和《关于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对QFII(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实施新一轮外汇管理改革,除对额度依然保有宏观审慎管理外,其他基本都已放开。

具体政策主要为取消QFII每月资金汇出不超过上年末境内总资产20%的限制;取消QFII、RQFII本金锁定期要求,境外机构投资者可以根据需要办理资金汇出;允许QFII、RQFII对其境内投资进行外汇套保,对冲其汇率风险。

继近期重启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发放并推进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IE试点后,央行、外汇局对QFII、RQFII的新一轮外汇管理改革,继续扩大了境内资本市场双向开放。

利好外资“走进来”

外汇局相关负责人指出,完善QFII、RQFII管理有利于满足境外主体跨境证券投资需求,稳步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促进国际收支平衡。

市场对于QFII、RQFII放开影响预期较乐观,望华资本总裁戚克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资本可自由进出对外资机构至关重要。

“此前中国资本管制相对严格,外资难以自由流出,因此众多外资基金担心如果将资金投入到中国资本市场,会不会在取出时候受到限制。但在取消月资金汇出限制和本金锁定期要求后,相信外资基金对中国市场的认可度会增加。”戚克栴指出。

前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完善QFII、RQFII管理,放宽流出限制,鼓励流入,利好国内资本市场发展;支持QFII汇率风险套保,将利好国内外汇市场发展。另一方面,这也考验未来外汇形势变化后,如果需要调节跨境资本流动,除了汇率市场化以外,是否使用其他调节措施。

毕竟,2017年以来,随着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管理和宏观经济复苏,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从净流出逐渐回归基本平衡。从外汇局公布的最新数据可见,截至5月末,我国外汇储备31106亿美元,受美元升值影响小幅下降0.46%,整体保持平稳。2018一季度,我国结售汇逆差大幅下降,为115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5%,跨境资金流动好转。而此次QFII、RQFII管理放开,对于跨境资本流动趋势进一步改善是否将有明显作用?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金融市场相关人士认为,实际影响可能有限。虽然《规定》取消了QFII每月资金汇出限制和本金锁定期要求等附加条件,但最核心的内容,即宏观额度管理仍然存在。

“目前QFII和RQFII的规模都不大,在总额度有限的情况下完全放开资金进出,并不会对资本市场和人民币汇率产生太大影响。”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走出去”仍待加速

但记者采访中发现,虽然此次对QFII、RQFII的外汇管理改革力度较大,境内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进一步扩大,但市场仍有更多期待。市场人士普遍认为,从近期中国的金融对外开放政策看,仍然是以解除对境外资本的限制为主,而对本国资金走出去实际则更加谨慎。

香港地区一位外汇交易员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较稳定,是对外开放和加强资本项目自由兑换的好时机,目前如放宽外资银行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和持股限制、减少RQFII、QFII限制等主要属于金融开放引进来方面。但在走出去方面如个人配置境外资产,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和资本投资等还有诸多限制,且我们预计短期内不会放松对外汇市场的管理。”

一位香港地区投资者表示,中资走出去仍然不易,监管是一方面,还有更多挑战来自于适应当地的环境和与更成熟的外资机构竞争。虽然面临着挑战,国内资本依然需要更多的机会走出去。

可以相对乐观的是,近期监管部门也在通过增加QDII额度,扩大QDLP/QDIE试点,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结算等方面,推动金融对外开放,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逐步走向平衡。

而对于未来金融开放的方向,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周诚君在近期公开演讲中给出了思路。他指出,开放有两种途径,一是过去一直做的不断减少管制,一种是着眼于本币的对外开放。“我认为下一步对外开放可能要更多着眼于本币驱动的对外开放,即大量的跨境资金流动在以后对外开放的框架当中是以本币为主。”



(责任编辑:J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