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国企指数

    --


    --

  • --


    --

  • 恒生指数

    --


    --

  • 道琼斯

    --


    --

  • 纳斯达克

    --


    --

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港股动态 > 正文
阿里巴巴与腾讯:我们真的不一样
发布时间: 2019-05-16 18:33    来源:财华智库网

【字号:

BAT——百度(BIDU.US)、阿里巴巴(BABA.US)和腾讯(00700-HK)在中国覆盖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其中的AT——阿里巴巴和腾讯,更是@了这个几乎全中国的人口,截至2019年3月31日,阿里巴巴的手机月活跃账户数达到了7.21亿,而腾讯的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也达到了11.12亿。

从基本的衣食住行到娱乐消遣投资,从聊天工具到云计算,这两家巨型企业提供的服务渗透到消费者的每个领域,也领导着整个创新科技和投资领域的风向。

2019年5月15日,阿里巴巴和腾讯不约而同地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季度业绩,财华社带大家看看这两家科技企业在过去一个季度表现如何,它们的差别又在哪里。

阿里巴巴:云计算业务减亏

阿里巴巴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底止的第四季度业绩和全年业绩(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编制),为方便与年度业绩截止日期在12月31日的腾讯进行业务表现的比较,财华社选取阿里巴巴的第四财季业绩来分析。

阿里巴巴的收入主要分四类:

1.核心电商:淘宝、天猫、新零售(即帮助传统零售商进行数字化转型)、本地消费者服务、菜鸟及其他物流投资等等。

2.云计算:阿里云服务。

3.数字媒体和娱乐:进行原创内容制作,包括优酷、阿里影业等等。

4.创新项目和技术开发。

2019财年第4财季,剁手族规模继续扩大,手机月活跃用户规模达到7.21亿,较上季增长了3.1%,核心电商收入同比大幅增长51%,至53.8%,至788.94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的85%,云计算也承接之前的强劲增长,同比增76.2%,至77.26亿元人民币。数字媒体和娱乐表现一般,收入仅按年增长7.6%。

然而,尽管四个业务分部在期内的收入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幅,但是除了核心电商外,其余三个分部仍然录得亏损,也就是说,云计算、数字媒体和娱乐以及创新技术的亏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电子商务业务盈利的增幅。

不过云计算业务的亏损有改善迹象,期内云计算分部的经调整EBITDA(扣除税务、利息、折旧及摊销前盈利)为-1.64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下降了53.5%,或反映云计算业务在收入强劲增长的带动下,正逐步减亏。阿里巴巴指,中国A股上市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阿里云的客户。根据资讯科技领域调研机构Gartner,以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和IUS(基础架构公用事业服务)的市场份额计算,阿里云是亚太地区最大的云计算服务供应商。

截至 2019年3月31日止财季,阿里巴巴录得收入934.9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1%;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47.5%下降至40.5%,主要因为合并「饿了么」、存货成本增加以及新零售和直接销售业务的物流成本上升;经调整EBITDA利润率下降了4.5个百分点,至26.9%;得益于投资收益增长8.6倍(后文将提到),普通股股东应占收益同比增长2.4倍,至258.3亿元人民币。

腾讯:关注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领域

在2019年首季业绩中,腾讯最显眼的变化要数单独披露「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这一分部,而在此之前,这项业务合并在「其他」业务分部。在这新一季业绩中,「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包含支付、理财及其他金融科技服务,云服务和包括智慧零售在内的其他面向企业活动。

分列之后,「其他」业务分部仅包括投资、为第三方制作与发行电影及电视节目、内容授权、商品销售等活动。

先来看腾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网络游戏。根据其按国际会计准则编制(IFRS)的2019年第1季业绩,网络游戏收入同比下降0.9%,至285.13亿元人民币,不过已较上一个季度增长了17.8%。网络游戏占总收入的比重由2018年第1季的39.1%,下降至33.4%。

从上图可以看到,腾讯的游戏收入跌势似乎靠稳,考虑到政策影响已释放,其第一季游戏业务的流水收入同比增长10%,而且即将在第二季发布多款中度至重度游戏,加上《和平精英》已投入营运,游戏业务或有望见底。总裁刘炽平表示,内地游戏玩家已见饱和,只是与电影娱乐相比,游戏的单位成本较低,配合从游戏种类中进行创新,相关游戏行业仍有空间。

不过对比于游戏业务,包括腾讯在内,大家或更关注的是如何多元化业务以分散风险。在微信月活用户数已达至11亿、互联网增值服务板块收入增幅只有4.5%的情况下,多元化扩张显得更加迫切。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区分也许就是基于这个动机。

2019年第1季,收入占比最大的增值服务(包括网络游戏)同比增长4.5%,至489.74亿元人民币,网络广告仍维持理想额25.1%增幅,收入为133.77亿元人民币。

2019年第1季,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贡献收入217.8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5%,占总收入的25.5%。不过如果与上一个季度相比,这个业务分部的收入仅大致持平。期内,此服务分部的毛利同比大幅增长56.7%,至62.08亿元人民币,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26.1%提高至28.5%。

2019年第1季,腾讯总收入同比增长16.2%,至854.65亿元人民币,毛利率由上年同期的50.4%下降至46.6%,主要因为内容成本增加、金融科技和云服务成本大增39%;经调整EBITDA利润率下降了0.3个百分点,至41.7%;得益于投资收益增长抵消了应占联营及合营公司亏损扩大的负面影响,普通股股东应占收益同比增长16.8%,至272.1亿元人民币。

阿里巴巴VS.腾讯

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业绩采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编制;腾讯在香港上市,业绩采用国际会计准则编制。两家公司从事的业务不尽相同,前者聚焦于电商,后者聚焦于社交网络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内容和游戏服务,且业务划分迥异,两相比较似乎并不准确,也欠缺公平。

有鉴于此,财华社先从显性指标入手。

从上表可以看到,两家的估值相当。如前所述,由于其主营业务不太一样,难以进行直接比较,不过我们可以看看两家公司的发展方向——TO B。只是,阿里巴巴走得比较早,所以在云计算方面已成为业界大哥。

云较量

腾讯的第一季业绩中没有披露云计算业务相关收入,但在2018年年报中,该公司指其云收入增长逾一倍至91亿元人民币,这与阿里巴巴247亿元人民币的年度收入不是一个重量级。

Gartner指出云服务无疑正颠覆整个行业,根据其最近的调查,全球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组织将云投资作为三大投资要务之一。根据Gartner的预测,2019年的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将增长17.5%,至2143亿美元,到2022年将扩大至3312亿美元。

没错!我们正在说的是一个价值数万亿人民币的市场,无怪乎这两家中国最顶尖的科技企业将目光放于此,更为重要的是,云服务不仅是一个庞大的市场,还是塑造未来科技产业新格局的铺垫。

把握先机的阿里巴巴云计算业务尚未扭亏,而腾讯正在背后直追,未来谁将执掌市场还未可知,不过从国际大趋势来看,云服务的发展可以说毫无悬念,这个领域将成为阿里巴巴和腾讯短兵相接的战场。

投资领域的较量

阿里巴巴与腾讯已经成为热衷于投资科创企业的风投,前者喜欢霸道总裁式的控股,后者钟爱浅尝辄止的若即若离。

2019年第1季,全球资本市场有回升迹象,这两家公司在投资方面的战绩如何?

期内,腾讯的「其他收益净额」一项中与投资关联的收益同比增长48.1%,至106.61亿元人民币,占股东应占纯利的39.1%,其中与公允值变动有关的合共为67.52亿元人民币。不过,应占联营和合营公司亏损却大幅扩大至29.57亿元人民币。如果扣除与公允值变动有关的收益,加入应占联营和合营公司的亏损,则腾讯实际确认的投资收益为9.52亿元人民币,相当于股东应占纯利的3.5%。

阿里巴巴的投资收益在「利息与投资收入」一项,截至2019年3月底止的财政季度,该款项为186.6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其普通股股东应占纯利的72.3%,主要为上市股权投资的公允值变动收益,其中包括58.25亿元人民币与早前为股权投资后被合并到业绩之中的阿里影业非现金收益,也就是说这项收益为一次性款项,而公允值变动收益并非实际确认收益,因为这些资产的价值在以后很可能因为市况不佳而需要进行减值处理,不过阿里巴巴并没有披露有多少收益与公允值变动有关,所以财华社无法估算,不过从这项收益占比如此高可以看出,阿里巴巴的盈利状况颇为脆弱。

总结

整体来看,阿里巴巴偏科很严重,零售电商占了其很大的收入来源,也是唯一的盈利来源,完全覆盖了另外三项业务分部的亏损,不过由于零售业务涉猎广泛,风险比较分散。但是正如我们前边所说,其季度收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投资收益,这可能会增加阿里巴巴相对于资本市场的波动性。云服务应该是其发展的未来,而这项服务的亏损似乎正在缩小,也许会成为一个转机。

腾讯对网络游戏的依赖逐渐降低,而从其划分业务手法变更可以看出,虽然后知后觉,这家科技巨头已逐渐将重心移向企业服务和金融科技。一边在存量市场深潜,一边拓展新领域,或许可以为腾讯开创不一样的将来。期待这家「港股100强」企业焕发生机。



(责任编辑:f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