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国企指数

    --


    --

  • --


    --

  • 恒生指数

    --


    --

  • 道琼斯

    --


    --

  • 纳斯达克

    --


    --

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港股动态 > 正文
借鉴封闭管道模式,推进粤港澳大湾区“保险通”
发布时间: 2019-06-12 17:55    来源:财华智库网

【字号:

今年二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后,保险业界一片欢腾。规划纲要中多次提及“保险”一词,这包括几项建议:1)有序推动保险等金融产品跨境交易,不断丰富投资产品类别和投资渠道,建立资金和产品互通机制;2)支持内地与香港、澳门保险机构开展跨境人民币再保险业务;3)支持合资格保险企业在大湾区设立经营机构。总结来说就是建立产品和服务互通机制,开展跨境人民币再保险业务,以及支持在大湾区设立服务点。

“保险通”一时间成了业界的憧憬,然而落实到行动上,却存在很多制肘,包括制度的不同、产品标准的不同、资金出境的规限、适用法律的不同、投保人权益的保障、汇率风险和外汇政策风险等等,必须先将这些问题解决,才能推进互联互通。

香港保险产品由于产品丰富、收益高、保费优惠等而深受内地消费者的欢迎,不过早前中国保监会发布关于内地居民赴港购买保险的风险提示,所提到的几个问题十分值得深思:

1.香港保单不受内地法律保护,内地居民投保需亲赴香港并签署相关保险合同。

事实上在内地并不允许购买香港保险,此属违法行为,因此要投保必须到港并签订合同。

2.存在汇率风险和外汇政策风险。

内地居民在香港购买保单均以港元或美元结算,直接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与此同时,可能面对外汇管理政策变更的风险,例如以期交保费方式购买长期寿险保单,可能因为外汇支付政策发生变化而无法续期保费。根据香港保险业监管局的数据,2019年第1季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为128亿港元,其中约99%为非整付保费保单,即保费不是以一笔过模式支付。

3.保单收益存在不确定性。

内地对分红保险产品有三档演示红利水平,但香港没有明确要求,而且一般采用比内地利率高的投资收益率进行分红演示,此收益率不能保证实现。

4.保单前期现金价值低,退保损失大。

5.产品条款表述与内地不同,可能引发合同纠纷。

总而言之,监管机制、产品标准等等的不同,处理索偿和客户售后服务以及上述之风险,是横亘在“保险通”实现的实际问题。

在推进“保险通”方面,香港保险业界尤为积极。香港保险业监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1季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占个人业务新造保单保费的26.4%,2018年全年,这一比例更高达29.4%,也就是说2018年有近三成的新造保单来自内地访客,如果跨境门槛放低,或能为香港保险业界带来更大的进益。

此外,香港保险业监管局主席郑慕智曾指出,香港的保险密度和渗透率分别为8320美元和18%,而大湾区内的九个内地城市则只有约1000美元和6%。试想,粤港澳大湾区人口达到6900万,GDP为1.5万亿美元,占全国总人口的12%,这蕴含了多大的可开发潜力。

如何解决横亘在“保险通”面前的实际问题才是推进互联互通的当务之急。

郑慕智在最近出席活动时表示,香港保监局提出了两个建议,1)让香港注册的保险公司在大湾区设立售后服务中心;2)逐步探索研究、落实“保险通”。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已提到支持符合条件的保险机构在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设立经营机构,而香港保监局亦正积极与内地对口单位研究落实该项事宜,让香港保险公司在湾区城市设立售后服务中心,为保单持有人提供支援服务。这项举措或可缓解保险产品售后服务不到位,难以索偿或申诉等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投保人所面对的风险。

至于“保险通”,郑慕智提到或可仿效债券通、沪港通及深港通采取的“封闭管道”,让香港保险公司在大湾区内地城市以试点形式销售结构相对简单和保障成分较高的产品,保单期满红利及理赔金必须全数汇返内地,有效地防范非法活动,并且避免资金外流。这个建议或不失为一个解决资金监管问题的办法。

随着有关政策的落地,对保险业运营商又有哪些启示?

对于香港保险业界,尤其外资保险商来说,“保险通”的通车无疑开启一片蓝海。根据国内的监管制度,外资保险公司只能通过与当地机构合作的形式在国内经营保险业务。如果有关政策落地,这些外资保险公司就能通过有关法规,在内地独立经营保险业务。

以英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保诚(02378-HK)为例,该公司于上世纪90年代进入内地市场,与中信集团成立合营公司在内地经营寿险业务,2018年,中国内地所贡献的经营溢利仅占保诚合计经营溢利的7%左右,低于香港、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

最近保诚将香港保险附属公司的法定所有权由M&G Prudential的受英国监管保险实体,转让予英国保诚集团亚洲有限公司,从而接受香港保险业监管局的监管。此举除了自身的业务需要外,或许也是为了未来抢占大湾区市场而做出的准备。

除此以外,香港保监局于2018年7月与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达成共识,让内地保险公司如果分出业务予符合资格的香港再保险公司,在中国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下,资本额要求可获降低,而这对于香港保险业来说是不错的发展机会。

对于内地保险企业来说,“保险通”可能构成竞争,尤其考虑到香港的保险产品较具竞争力,而且性价比更佳。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竞争或可引导国内保险产品的优化,从而促进产业的提升。

无论如何,这一切措施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保障投保人权益,更好地为他们提供服务。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已推上日程,相信不久的将来,大湾区的保险服务业发展会更上一层楼。



(责任编辑:f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