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国企指数

    --


    --

  • --


    --

  • 恒生指数

    --


    --

  • 道琼斯

    --


    --

  • 纳斯达克

    --


    --

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沪深股市 > 正文
大疆简史
发布时间: 2019-06-11 13:52    来源:财华智库网

【字号:

“我常常在想,皇帝穿着所谓最美的新衣游街,却只有孩子敢指出真相。而现在的社会有那么多的问题,却连敢大声指责的孩子都没有了。几十年间,我们的经济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然而我们却鲜有能够打动世界的科技产品、文学及艺术作品,缺少文化价值观的输出,只能对舶来文化趋之若鹜。”——汪滔

汪滔极少接受采访,他所创办的大疆创新也如其本人一样低调,坚持着用踏实做事、技术创新打造成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级无人机系统方案综合供应商。

只是,以大疆目前的行业地位,加上其所处的大时代环境,大疆和汪滔本人都很难再保持沉默了。

5月中旬,国际市场中有一份安全备忘录提到了包括大疆在内的无人机企业,有泄露飞行数据和影像资料的风险,这将大疆推到了风口浪尖。大疆在迅速做出了保障数据安全的说明之后没几日就推出了将无人机与AI技术深度融合的妙算2(Manifold 2)高性能机载计算机,财华社记者向大疆的工作人员了解到,这意味着无人机可以在脱离人员操控的情况下,自主实现更多高难度的任务。

尽管大疆现已是科技电子消费行业的巨头,但汪滔认为公司依然保持着最初的赤子之心,回顾大疆的过去,可以看到一位倔强的孩子走过的路,以及他未来的方向。

一、探路者

西藏绒布寺——全球海拔最高的寺庙,距离珠峰北坡的直线距离仅有二十公里。2009年6月,珠峰地区的雨季即将到来,一群来自香港科技大和哈工大的师生们来到这里的一片户外空地,在晨曦中开启了紧张的忙碌。

他们将一组旋翼系统组装在一架长约1.6米的黑色机身上,整个旋翼展开达到了两米,经过了完备的起飞前测试之后,大家退到安全距离外,微喘的等待着。飞手缓缓的推动起飞舵,旋翼撕裂空气的巨大噪音并没有因为高原的稀薄空气而减弱,地面上碎小的沙石纷纷落荒而逃。

这是飞手生平打过的最大的起飞舵量,当这架黑色的无人直升机逐渐从地面升空时,人群中响起了汉语和藏语相融的欢呼声。

起飞海拔5000米,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采用空中机器人对珠峰地区进行飞行测试和航拍实验。这架被命名为“珠峰号”的无人直升机,搭载了DJI(大疆)XP3.1自动控制系统,可以进行控制半径约1公里的半自动遥控飞行,也可以进行控制范围达10公里的导航点全自主飞行。

当天傍晚,港深无人直升机研究小组的一名身着绿色冲锋衣的男青年眺望着北坡,他看见夕阳点缀在世界之巅,印得通红。这名男青年叫汪滔,是一名香港科技大学的研究生,也是大疆创新的创始人。

二、进化者

据统计,攀登珠峰死亡的概率约是3%,一家初创公司5年内死亡的概率是80%。创建一家民营企业并让它活过5年,是比登上珠峰更为艰险的挑战。

大疆从2006年创办至2009年期间,产品主要聚焦在直升机飞控上,装在“珠峰号”上的XP3.1飞控首次帮助大疆实现了盈亏平衡。2010年,汪滔注意到了国际买家们对多旋翼无人机的兴趣渐浓,将发力点由直升机转向多旋翼,并于2011年9月推出了基于直升机飞控WooKong(悟空)改造而成的多旋翼无人机飞控WooKong-M。包括大疆在内的一批先知先觉者们已经开始在多旋翼市场小步起跑。

WooKong-M帮助大疆实现了盈利,公司更坚定了多旋翼的发展方向。2012年初在德国纽伦堡的Toy Fair展览上,一架多旋翼无人机挂着一台重约500g的数码相机出现在了大疆的展台中,演示中任凭无人机如何摇晃改变姿态,机下悬挂的相机始终是稳稳的像盯着猎物一样直视着前方,大疆技术总监李涛回忆这一幕时形容当时自己激动得“全身发麻”。悬挂相机如此稳定的原因正是大疆禅思Z15云台——全球第一款无刷直驱陀螺增稳云台,理所当然的禅思Z15云台成了热销产品。

飞控有了,云台有了,是否可以尝试做一套完整的智能多旋翼无人机系统呢?在这样的想法的推动下,2013年1月,PHANTOM(精灵)初代机问世,这是一款划时代的多旋翼无人机,其意义相当于智能手机中的初代IPHONE。PHANTOM初代机没有集成相机系统,官方推荐搭载GOPRO运动相机,这样的设计被延续到了PHANTOM 2身上。

PHANTOM 2是PHANTOM系列革新最小的一款,随着当时市场中无人概念的火热,大疆迫切需要一块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新机型来巩固其在多旋翼领域的先发优势。2015年3月,PHANTOM 3应运而生,这首次采用了大疆自研的机载相机,完成了整个飞机的一体化设计,并且将科技感与工业美学相融合。

近看PHANTOM系列机型就会发现它的每一个线条和弧度都恰到好处,这点与IPHONE的理性似乎不谋而合,也就在2015年,大疆正式入驻苹果商店,消费者可以在苹果的线上商店和线下实体店购买到大疆的无人机产品。

三、竞争者

PHANTOM 3推出的时候,全球多旋翼无人机市场的竞争已经白热化。3D Robotics,这家由来自《连线》杂志的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与全球著名的航模论坛DIY DRONES的发起人佐迪·穆诺茨(Jordi Munoz)于2009年所创办,此刻他们正计划推出一款极具竞争力的多旋翼无人机SOLO。

平心而论,如果没有PHANTOM 3,SOLO在修复了前期的问题之后没准会成为当年最畅销的消费级多旋翼。可是大疆并没有给他机会,PHANOM 3不仅仅拥有比SOLO更强的性能,仅仅 1000美元的定价甚至比SOLO的成本价还要低。

终于,3DR在烧完了1000万美金的投资,裁员150名员工,关闭工厂之后,正式承认了与大疆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竞争中落败,转而寻求与大疆开展合作。安德森也在转身前留下了一段无奈的告白“我们是家硅谷公司,做软件是我们的传统,至于硬件制造,还是留给中国人吧。”

此时国内的多旋翼无人机市场也是鏖战正酣。众多无人机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零度、亿航、昊翔、极飞是其中的佼佼者。

长期主做军工市场的零度在消费级的主战场不敌大疆之后,开始选择在迷你多旋翼市场与大疆错位竞争。这是一个好策略,拥有强悍性能的PHANTOM系列虽然已经是足够的小型化了,但是飞手仍然需要背负一个重量级的大书包才能装下它,一句话来说,就是零度想做更便携化的多旋翼——DOBBY。

DOBBY即使不是一个完美的产品也是一个细分市场中具有非凡想象力的竞争者。可惜,彪悍的大疆不会给竞争对手以任何机会,在洞悉了市场需求之后也开始逐自己的迷你级无人机研发。

2016年5月,在零度于贵阳数博会上推出DOBBY仅仅4个月后,大疆在纽约发布了旗下首款折叠多旋翼无人机Mavic Pro。Mavic Pro继承了Phantom 4的优质基因,折叠后却可以被单手轻松握住,这也是多旋翼无人机历史上第一次将性能和便携性做到了完美的融合。

没有任何悬念的,大疆凭借Mavic Pro这只凶狠的小黑兽再一次将竞争对手的白色的小萌兔DOBBY摁倒在了地上。在这之后,大疆又在迷你级多旋翼市场推出了Mavic Air和Tello系列,虽然它们未必给大疆创造了多少营收,但是却将竞争对手生存的夹缝给一一堵上了。

实际上,在Mavic Pro推出前仅仅6个月,大疆刚刚推出消费级最强多旋翼无人机PHANTOM 4,“大疆敢于革自己的命”这段话也从此在业界传开,而没说完的下半句就是“这首先要了竞争对手的命。”

一直专精于国内植保行业想安安静静种田的极飞也没能逃脱大疆的触角,2015年11月,大疆推出首款植保无人机MG-1进军植保行业市场。

在大疆如猛兽般的攻势下,全球的多旋翼无人机厂商在消费级市场中都难以匹敌,无论是全球第一款消费级多旋翼制造商Parrot,还是头顶硅谷光环的3DR;国内在经历了2014年至2016年的无人机行业热潮后,2016年末泡沫开始破裂,亿航、昊翔纷纷裁员,斯凯、Lily Robotics永远的离开了行业,零度则选择与大疆开展合作。

大疆此时俨然成了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森林之王”。

四、风语者

森林中没有风到不了的地方,无论是猛兽的巢穴,还是被噬食者的残骸旁。

由于大疆在消费级市场中压倒性的市场份额,消费者们使用大疆产品如遇到炸鸡(飞机意外坠落)、高额的维修费用、质量缺陷、服务质量等等不满问题时,只能选择与大疆沟通,当沟通不畅时难免会有情绪发泄。毕竟,在消费级市场中已经没有了其它厂商的竞品可供选择。在一次意外的情绪宣泄中,催生出了一个神奇的网站——SB-DJI.com。

事件的起因是一名IT小哥在大疆产品的使用中遇到了问题,双方就责任的判定以及维修费用产生了分歧,IT小哥一怒之下在2013年建立了SB-DJI.com,以曝光大疆产品在使用中遇到的问题。

可渐渐的,SB-DJI上的情绪宣泄少了,报道的案例也不再限于大疆产品,几乎涵盖了市场上的全品牌无人机,各种炸鸡案例为爱好者提供了警醒,因为客观上来讲,绝大多数的炸鸡都是操作不当造成的。用网站中公布的数据对比,相对于其它品牌的无人机,大疆在可靠性和故障率上来讲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SB-DJI.com这家以黑大疆出发点的网站逐渐变成了“明黑暗粉”,以极不正经的名字,干着极为正经又没有人敢做的事儿。其独立、客观的精神也吸引了国内多旋翼爱好者,成为圈内人气极高的网站,当然这家特立独行的网站也常成为被攻击的靶子。

没有人能肯定SB-DJI间接帮助大疆改善了客服质量,也没有人能肯定SB-DJI催使大疆更快的推出DJI CARE来降低客户的维修成本和提升安全保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凡是看过SB-DJI的无人机爱好者们都更规范了操作和安全意识,大大降低了炸鸡的几率,减少了由此引起的用户纠纷和安全事故。

SB-DJI的关闭或许是命中注定的事,2017年3月30日,被人称“蛋总”的网站创建者宣布了当日23时永久关闭网站的消息,宣告了这家运营了四年的奇葩网站终于被迫关闭。

如今,即使在百度百科上也没有留下SB-DJI的痕迹,但它在国内资深多旋翼玩家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对大疆而言它也曾是亦正亦邪的存在,此段也是向SB-DJI致敬的墓志铭。

只是,当如今的消费者们使用大疆产品遇到问题之后,该在哪里倾诉才能得到平等的对待呢?又有谁愿意将故障和炸鸡,这些产品中的“污点”集中的公布出来,以供警示呢?

五、影武者

未出鞘的剑,才是最强的剑术。大疆在多年的市场竞争中,沉着迎战,在看清对手招数后神速拔刀出鞘,一招致命,众多光环加身的名企皆成了刀下亡魂。

2018年8月23日,回首身后已无对手的大疆再一次革了自己的命,发布了搭载了瑞典传奇相机品牌哈苏相机的性能怪兽Mavic 2 Pro,又一次刷新了人们对消费级无人机的认知上限。

在消费级市场中再无对手的大疆,不知此时是否也会觉得寂寞?而作为一名孤寂的剑圣,其命运也只能交付于大时代了。

从政策来说,各国对无人机监管形势趋严,这抑制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规模的扩张。另外,正如本文开篇所言,随着国际经贸形式的不稳定因素增加,北美市场中有发出了警告无人机存在着数据泄密隐患的声音。根据界面新闻近日的报道,大疆海外市场与国内市场份额的比值为8:2,其中北美市场占比高达40%。

有意思的是,据北美地区无人机市场调查公司Skylogic Research在2018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早先市场中的禁令并没有遏制大疆在本地市场的扩张,在此前的12个月里大疆的市占率同比上升了2个百分点至74%。

当然,不能忽视的是,在当前的国际经贸形式下,面对国外部分市场对无人机的一再警告,大疆的海外市场发展存在着不确定的因素。

再从行业应用趋势上来看,2018年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规模增速放缓,企业级无人机市场份额逐渐提升。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的数据,预估2018年企业级无人机支出在行业中的占比达到约55%,超过了消费级无人机的约45%的占比。界面新闻近日亦报道,去年大疆的消费级产品贡献了公司85%的营收,剩下的才是行业级产品。

从消费级无人机行业市场产值规模来看,根据前瞻经济学人的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8年(预期)期间保持着稳定的增长,三年复合增长率预期为19.3%。其中2018年(预期)同比增长率亦达到约19.3%。

对比下大疆在2016年至2017年销售额分类变化,2017年消费级无人机销售额同比增长了90.4%,远远高于全球消费级无人机产值增幅。此外,工业级无人机销售额同比增长率34.9%。从业务占比来看,消费级与工业级无人机销售额的占比由2016年的分别80.0%、20.0%,变化为2017年的85.0%和15.0%。可以看到,在2017年,大疆仍将经营重点放在消费级产品上。

接着从行业发展方向来看,AI将更为深入的与无人机应用相融合。无人机可以更多的依赖自身的图像识别和数据处理能力完成任务,这减少了人工操作干预。

今年5月28日,大疆发布了妙算2(Manifold 2)高性能机载计算机,财华社记者向大疆的工作人员了解到,这台低功耗、仅重200多克的“会飞的大脑”将主要搭载于体型较大的行业用机上,通过SDK开发者工具包实现无人机深度应用,并可以选择嵌入CPU的版本适用于大量的数据的实时处理与机器人应用,或者嵌入GPU适用于图像识别与人工智能。总的来说,无人机将可以脱离飞手的控制,自行完成图像采集、识别、思考、实施行动,这更像是一部会飞的智能机器人。

还记得“珠峰号”无人直升机在绒布寺的首飞吗?这被定义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采用空中‘机器人’对珠峰地区进行飞的行测试和航拍实验”,大疆无人机就是被插上了翅膀的智能机器人。

根据IDC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机器人系统和无人机的支出总额预计达到1157亿美元,这其中无人机的支出总额为123亿美元,占比10.6%,机器人系统的支出为1034亿美元,占比达到89.4%。

大疆的技术当然远远不只应用于无人机方面。2013年,大疆举办了首届大学生夏令营,任务是实现基于机器视觉的自主移动打靶,这被认为是第一届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

在2018年,第四届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吸引了全球近200支队伍参赛。比赛更像是一部科幻电影,两组队伍各配备五名机器人,包括英雄机器人、步兵机器人、工程机器人、空中机器人和哨兵机器人。两组队伍互相攻击,以最终击溃敌方基地为目标,这活脱是一部现实版《英雄联盟》游戏,不同的是,所有比赛器人都需要参赛队伍自主研发。

目前,RoboMaster机器人大赛下设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RoboMaster和ICRA人工智能挑战赛,分别专注于工程实践人材培养和学术课题研究。主办单位包括了上级领导部门、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深圳市人民政府。三名组委会包括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机器人及机电一体化专家蔡鹤皋、大疆创始人汪滔和他的研究生导师香港科大的李泽湘教授。

大疆的做的智能机器人一定需要飞吗?在多旋翼无人机领域,大疆的优势在于将飞控、云台、图传、图像识别、数据智能处理、摄像等整个系统的高效的融合到了一起,辅以艺术般的设计感,加上供应链优势带来的较低价格,成就了一套近乎完美的多旋翼智能飞行器系统。但如果有一天,大疆愿意放下翅膀的话,是否可以从无尽的天空走向广袤的大地呢?

大疆,仍然是把未出鞘的剑。



(责任编辑:f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