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登录财华智库网

专注港股20年,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资讯

其它登录方式

HI!欢迎注册财华智库网

专注港股20年,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资讯

其它登录方式

眺望“锂电隔膜”|转身的星源材质,能否开启新“星”程?

日期: 2021-11-26 10:20
作者: 慧泽李

编者按

看锂电,应当首先看隔膜,此话怎讲?

锂电隔膜产品,外表形如厕纸,看不起来虽不起眼,但却是锂电四大材料中格局最清晰,前景最明朗的赛道——

若论毛利率,头部隔膜企业毛利率在40%以上,正极在15%左右,负极和电解液在 30%左右;

若论行业集中度,以行业排名前三的市占率CR3来衡量,隔膜的CR3占比高达74%,电解液CR3占比为62%,三元正极 CR3为34%、磷酸铁锂正极CR3为49%、负极CR3为56%。

若论二级市场,头部隔膜企业恩捷股份的股价与市值均比正负极与电解液的头部企业要高很多。

新能源汽车发展势如破竹,新能源乘用车市场渗透率10月份已经达到18.2%,这直接带动锂电隔膜的产销量,2020年中国锂电隔膜出货量37.2亿平米,2021年上半年中国锂电隔膜出货量34.5亿平方米,同比增长202%,第三季度的隔膜出货量约20亿平方米,远超去年。

隔膜是一个很神奇的行业,2020年干湿法隔膜行业前三的市占率分别为73%、83%,高壁垒下马太效应明显,行业集中度较高、龙头盈利能力强,“寡头效应”明显,恩捷股份算是带头大哥,其次是干法隔膜龙头星源材质(300568.SZ),这两大巨头在2021年“扩产军备赛”上你追我赶,竞争异常激烈。

2020年星源材质在干法隔膜市场的占有率达24%,列干法隔膜行业第一。而在湿法隔膜领域,公司市场占有率为19%,远落后于恩捷股份(002812.SZ)45%的市场占有率。

11月24日,星源材质获深股通增持10.69万股,最新持股量为5600.33万股,占公司A股总股本的7.29%。近五日持股量数据如下所示:

主力资金突然“盯上”星源材质,与其近期的一系列向湿法隔膜的转身动作有关。

2021年11月25日,星源材质的收盘价为44.83元/股,市值344.48亿元,市盈(动)为149.20;恩捷股份收盘价为258.00元/股,市值2302亿元,市盈(动)为103.58。

谈及隔膜,大部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恩捷股份,但在5年前,当时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星源材质。

殊不知,当下的隔膜老大恩捷股份其实是后来居上,星源材质才是国内隔膜行业的开山鼻祖。

01 从贸易商到“膜法师”

中国第一卷隔膜的诞生,和一个叫陈秀峰的年轻人有直接关系。

大学毕业后,陈秀峰来到深圳闯荡,做矿产出口的生意,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30万元)。

2003年的一天,有人找到陈秀峰,希望进口一种“白色塑料纸”——隔膜。来人告诉他,“这东西可以卖到十几美金一平米。”打听情况后,陈秀峰如获至宝,很快就决定集中精力搞锂离子电池隔膜进口。

无论是对于陈秀峰,还是中国的隔膜产业来说,这一天的意义都非比寻常。

当时国内隔膜完全依赖进口,价格非常高,隔膜成品每吨价格则高达300多万元,而且国际主要厂家Asahi、Celgard等还设置了提前45天打款、不能用于军事等各种限制。

陈秀峰被这巨大商机惊醒,决定将此前做贸易所赚资金,全部用于自主研发隔膜产品,星源材质成立之初亦是四处碰壁。

一开始陈秀峰找日本企业合作,但遭到拒绝,后来找到了四川大学高分子研究所进行合作。2006年公司掌握了湿法隔膜的制备技术,2007年公司又突破干法隔膜制备关键技术。2009年3月,星源材质的隔膜产品才破土而出。

“到2006年我们掌握了湿法生产线技术,但湿法生产线投资很大,我们钱不多,所以就决定先上干法。”陈秀峰说。

在选择干、湿两种路径的时候,星源材质选择了前者,如果选择了湿法,是不是就不会被后来的恩捷股份超越了呢?历史不能重演。

湿法隔膜性能更好,用它做的锂电池续航更长,但也更贵,投资成本也较高;干法隔膜性能相对较差,干法隔膜电池的续航比较短,但胜在工艺成熟,售价更便宜,投资成本也较低。

之前的锂电池主要用于消费电子产品,干法隔膜就够用了,隔膜市场被干法隔膜主宰;但后面汽车动力电池发展起来了,尤其是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有里程限制,于是湿法隔膜跟随三元锂电池市占率一路暴涨,风口又转向湿法隔膜。

这就是恩捷股份后来居上的原因所在,恩捷股份踩对了风口,如今的星源材质也是在朝着湿法隔膜猛发力,能不能追的上恩捷股份,也是值得期待的的一大看点。

不管怎样,星源材质确实比恩捷股份先入场,是首家吃螃蟹的隔膜企业,打破了国内空白,其产品一经面市,便客源不断,中航锂电、比亚迪等知名电池企业均成为公司第一批客户。2013年,公司产品批量出口LG化学等海外市场,又实现了中国锂电池隔膜出口零的突破。

从决心进入隔膜行业,到生产出中国第一卷隔膜,陈秀峰一共花了5年时间,听起来耗时不短,但事实上,这速度着实够快。

02 转身之际,奋起直追

产能方面,星源材质预计2021年共拥有15亿平基膜产能,其中6亿平为干法基膜,9亿平为湿法基膜;预计2022-2023年隔膜总产能为19/30亿平,规划2025年总产能达60亿平,产能释放打开出货空间。

而老对手恩捷股份2022年产能预计为70亿平方米,依然有些差距。

为了抢夺湿法隔膜市场,追的上恩捷股份,这位干法隔膜的开山鼻祖开始向湿法领域转身了。

星源材质最近的《2021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募集说明书》显示,向特定对象发行拟募资不超过60亿元,其中的50亿元用于高性能锂离子电池湿法隔膜及涂覆隔膜(一期、二期)项目,该项目总投资额为75亿元,项目建设期为5年,该项目可形成年产20亿平方米高性能锂离子电池湿法隔膜及涂覆隔膜的产能。

南通项目的拟投资总额100亿元,分为三期,达产后其湿法隔膜和涂覆隔膜的年产能合计将达到30亿平方米;

瑞典项目的总投资额为19.72亿元,分为三期建设,达产后其湿法基膜年产能可达7亿平方米,涂覆可达4.2亿平方米,二者合计11.2亿平方米。

这三大项目累计投资额度近195亿元,均与湿法隔膜相关。

当然了,当下的恩捷股份为了进一步巩固在湿法隔膜的龙头地位,也没闲着,也在忙着扩产。

11月22日晚,恩捷股份公告称,拟定增募资不超过128亿元,其中85亿元用以建设重庆一二期、江苏恩捷和苏州捷力等隔膜项目;13亿元用以建设江苏睿捷铝塑膜项目;另有30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募投项目共计六个,仍以隔膜为主,共涉及建设32亿平方米隔膜、2亿平方米涂覆膜。

11月上半旬,恩捷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宁德时代合作,双方约定于中国境内共同投资设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平台公司,总投资额为80亿元,主要投资干法隔离膜及湿法隔离膜项目

可以看出,恩捷股份也开始要蚕食干法隔膜的市场了,星源材质守得住自家的疆土吗?

在与下游电池厂商的关系面来看,恩捷股份选择了宁德时代,而星源材质也是已经在2020年向宁德时代供货了,宁德时代很擅长扶持“老二”以增强自身的话语权,这倒是对星源材质来说是一次机遇。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随着行业竞争日趋激烈,星源材质产品价格已处于低位。2018年-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锂离子电池隔膜产品的销售单价分别为2.48元/平方米、1.72元/平方米、1.26元/平方米以及1.45元/平方米,产品价格波动较大。

与此同时,星源材质池隔膜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聚丙烯(PP)、聚乙烯(PE)成本明显上升。双重压力下,公司毛利也在被压缩,销售毛利率由2016年的60.60%下滑至2020年的34.64%。今年前三季度,星源材质毛利率为36.00%,为同期历史新低。

2018年至2020年,星源材质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2.22亿元、1.36亿元、1.21亿元,呈逐年下滑趋势。公司表示,业绩下滑是受到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坡以及隔膜市场激烈竞争的影响。

2021年以来,受益于下游锂电池旺盛,星源材质业绩大增。2021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14亿元,同比增长115.20%,实现归母净利润2.12亿元,同比增长106.96%。

陈秀峰表示,“隔膜价格及毛利率下滑是大势所趋,但公司主要生产中高端隔膜,具备较强的技术、研发实力,隔膜产品价格及毛利率下滑速度将低于同行。”

03 风吹草动,独董易位

康美药业案后,A股上市公司独董辞职潮愈演愈烈,星源材质也中枪了。

星源材质的两位独立董事杨勇、董事周启超已经相继提交辞呈。按照原计划,杨勇、周启超任期为2020年11月02日-2023年11月01日。

事实上,就在杨勇请辞公告披露前,星源材质曾发布公告称,拟为公司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购买赔偿限额为5000万元/年的责任险,保费支出不超过30万元/年。

星源材质表示,“公司为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购买责任险有利于完善公司风险管理体系,保障公司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权益,促进相关责任人员更好地履行职责。”

而大额责任险并没有挽留住杨勇。公开资料显示,杨勇出生于1955年,为华中科技大学工学学士,曾任厦门大学副校长、华中科技大学校副校长。其于2020年11月2日任职星源材质独立董事,2020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33万元。

当日同时提出辞职的董事周启超在上市公司任职经验则较为丰富。据了解,周启超先后在格林美(002340.SZ)、任子行(300311.SZ)、中顺洁柔(002511.SZ)担任董事、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等职务。现仍任科士达(002518.SZ)独立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与多数遭独董请辞的上市公司不同的是,在杨勇、周启超二人任职期间,星源材质股价和业绩大幅上涨,自2020年11月以来公司股价累计涨超190%。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扣非净利润近2亿元,创历史最佳。

由此可见,星源材质的独董离席并非是公司内患引起,不足为奇了。

产业上的动荡依然是值得长期关注的点,当下的竞争格局是——你攻我的“湿”,我攻你的“干”,“干湿混战”的局面已经拉开,恩捷股份最终能够“干湿”一统天下?还是“湿位”不保、反被星源材质所超?尚需静观其变。

1998-2021深圳市财华智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190408
粤ICP备12006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