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登录财华智库网

专注港股20年,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资讯

其它登录方式

HI!欢迎注册财华智库网

专注港股20年,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资讯

其它登录方式

积极“求变”的长鸿高科,会是优秀的投资标的吗?

日期: 2022-11-25 09:18
作者: 周期

长鸿高科(605008.SH)这家公司并不是热门股,在某论坛上只有8639人关注了该股票,或许其中大部分还是冲着可降解塑料这个概念来的。同时,长鸿高科的股东人数也越发稀少,从2020年9月底披露的2.05万降至2022年9月底的1.1万。

然而,与之相悖的是,长鸿高科的股价自2022年4月26日以来涨幅喜人,截至2022年8月的最大涨幅为116%,这个成绩应该是远远跑赢了许多同行,以及不少的赛道股,而近期其股价再创阶段新高,这是否意味着一轮上涨行情又要开启了呢?

1.核心业务正在发生变化

SBS一直以来都是长鸿高科重要的收入来源,但是事情正在发生一些负面的变化。

募资的时候,长鸿高科表明自己的橡胶产品有几个优点,比如TPE的加工成型能耗相较传统橡胶(天然橡胶、合成橡胶)能耗降低25%-70%,加工生产效率提高10-20倍,是橡胶工业发展的重要方向,是解决传统橡胶加工问题和橡胶回收及再利用的良好途径。

同时,TPES(TPE的一种,SBS属于TPES门类中的一种产品)作为新材料产业十三五规划的重点产品,兼具橡胶和热塑性塑料的双重性能和宽广特性,常温下显示橡胶高弹性、高温下又能够塑化成型。

以及由于TPES生产需要企业具备较高的技术和资金实力,因此行业的集中度是比较高的。在2018年,长鸿高科的SBS产能为15.5万吨,仅次于中石化和外资企业李长荣橡胶的37万吨、30万吨。

这几点都给投资者构成了比较美好的想象,但是事情发展的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根据2022年中期报的披露,“在产品结构优化方面,由于需求侧受到多重因素影响表现欠佳,导致成本传导不畅,且近年来,国内新增SBS产能的释放以及市场需求趋于饱和,传统SBS产品同质化竞争激烈,毛利率由降低的趋势,在公司的四大类产品中SBS产品的毛利率也是最低的。在这种情况下,公司逐步压缩SBS产品量,增加SEBS、SEPS等毛利率高的产品。

但想要一下子逆转一个产品的比重是很难的,需要兼顾新产品的增长情况、竞争前景,以及效率产出的平衡。

虽然SEBS产品的毛利率相对较高,但是2022年中就出现了下滑(从2021年34.22%下降至23.58%),按照“TPES产品的利润水平将主要取决于市场供需”的说法,那么下游密封件、包覆材料等需求侧是不是出现了一些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即便不考虑SEBS毛利率的问题,SEBS与SBS的产出效率是不同的。

长鸿高科在2019年给出的说法是,虽然SEBS作为高端产品,但是因为增加了加氢环节,生产周期比SBS长,导致SBS与SEBS生产效率比为3.75:1,即相同时间内,SBS产量是大幅高于SEBS的。当时公司以利润最大化原则,利用柔性化生产装置灵活切换两种产品的生产,因此当年SEBS的产量并没有进一步的增长。

所以,如果SBS竞争激烈这个问题已经被摆上了台面,那么短期内只能祈求竞争情况稍作缓和,否则由其他产品升至主导收入肯定意味着一段阵痛的时间。

但好在,长鸿高科所提到的柔性化生产,也就是柔性化设计下的固定资产,可以根据市场情况切换生产SBS、SEBS、SIS、SEPS等,而2020年10月募投的生物降解塑料项目也是如此,即根据市场供需情况切换PBAT、PBS、PBT

2.接替产品的不确定性

首当其冲的是SEBS产品。

这种产品主要用于包覆材料比电线电缆、牙刷柄,以及线材、玩具、地面铺装材料(塑胶跑道、瑜伽垫)。由于技术上存在加氢的难点,所以过往处于寡头垄断的局面。

这当然意味着高毛利,2017-2020年长鸿高科该产品的毛利率分别是34.19%、38.97%、52.16%,但是2021年和2022年中只有34.22%、23.58%。

其次,SEPS(主要用于通信工程用光缆填充油膏、大温度跨度高等级润滑油粘度指数改性剂)作为生产难度更大、毛利率更高的产品,它的生产端并不连续。

2020年下半年SEPS首次收入近9万元,2021年达到了1.34亿元,但是2022年中并无实现收入。

第三,关于PBAT(可降解塑料)的生产上也存在一些风险。

1.PTA、AA、BDO是主要原料,其中BDO在2021年以来的价格波动比较大;

2.政策鼓励可降解塑料项目,这可能导致该领域的竞争程度比想象要高;

3.对于现有的非可降解材料,PBAT等可降解材料成本较高,渗透率提升的时间可能比预想要长;

4.PBAT领域的政策制定可能存在变化。因为PBAT在理想的堆肥条件下,经过充分的时间,理论可以达到不同的降解程度,但是对温度、湿度、菌群条件存在一些要求,而目前可降解材料的具体细则还未成型,如果未来对企业提出更高的要求,那么短期内也意味更高的资本开支;

5.2022年8月长鸿高科开始生产销售PBAT,而2022年三季度的收入增速并不好;

6.2021年中国PBAT产能割据中,长鸿高科、金发、蓝屯相差不大。

3.股价的驱动力量

上述两个方面可能构成了长鸿高科2022年8月以来股价压制的力量,但在此之前,依然有个别基金在积极布局。

上海思勰投资旗下的思协十号CTA精选私募投资基金就表现的比较坚定,自2021年6月30-9月30日入场以后并再无减仓。截至2022年9月30日,该基金持有1228.29万股,按18.55元的价格即为2.28亿元。

但这也可能与其较高的持仓成本有关,毕竟其主要的仓位是在2021年6月30日-9月30日区间购买,而这段期间的股价中位数为17.79元,而18.55元的价格显然并无太高的减仓动力。

而除了该基金,十大流通股东里面还有一家私募基金,但持仓市值较小,仅为0.28亿元。

结合投资者关系的披露,应该说长鸿高科暂时没有吸引到主流公募基金的关注,这可能也与上述两方面的讨论有关。因此从股价层面,即便在2022年11月24日,长鸿高科的股价创下了2022年8月以来的新高,但其基本面上的支撑是否跟得上,需要打一个疑问。

但是,长鸿高科的发展仍然值得持续关注,因为管理层还是比较积极进取的。

诚然,2021年,在收入下滑之际拓展了贸易业务,虽然毛利率低,但也算一块收入来源。2020年,凭借对行业材料价格的经验判断,降低了TPES产品的采购成本,提升了毛利率,尽管对追高的投资者来说可能是一场灾难,但管理层确实是在尽可能的提升利润空间,这值得投资者们学习。

1998-2022深圳市财华智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190408
粤ICP备12006556号